2016年10月30日星期日

富翁的屋簷

有位善心的富翁,蓋了一棟大房子,他特別的要求營造的師傅,把那四周的屋簷建加倍的長,以使窮苦無家的人,能在其下暫時躲避風雪。

房子建成了,果然有許多窮人聚集在屋簷下,他們甚至擺起攤子做買賣,並生火煮。

嘈雜的人聲與油煙,使富翁不堪其擾,不悅的家人也常與寄在簷下者爭吵。

冬天,有個老人在簷下凍死了,大家交口罵富翁的不仁。

夏天,一場颶風,別人的房子都沒事,富翁的房子因為房簷特別的長,居然被掀了頂,村人都說是惡有惡報。

重修屋頂時,這次富翁只要求建小小的房簷,富翁把省下的錢捐給慈善機構,並另外蓋了一間小房子。

這房子所能庇蔭的範圍遠比以前的房簷小,但四面有牆,是棟正式的房子。

許多無家可歸的人,也都在其中獲得暫時的庇護,並在臨走前,問這棟房子是哪位善人捐蓋的。

沒有幾年,富翁成了最受歡迎的人。即使在他死後,人們還繼續受他的恩澤而紀念他。

為甚麼同樣的善心,卻有有那麼大的不同?

故事中富翁的一片善心,從被認為是為富不仁、惡有惡報到變成是最受歡迎的人,這中間的變化是甚麼因素造成的?

是大房簷與小房子的差別嗎?

還是其中的用心有甚麼不同?

是甚麼原因讓富翁被責備為富不仁、惡有惡報?

又是甚麼原因讓富翁被感激與紀念?

答案在----

寄人簷下的感覺和生活在獨立房寰宇家庭子中的感覺不同!

你知道生活在富翁的大房簷下,那些窮苦的人們會得到哪些的感受!

而生活在獨立受尊重沒有比較的房中,那些窮苦的人們又會有哪些感受!

在組織或團隊中,甚麼樣的狀況是等同於寄人簷下?

事事都要依靠你?

不放心同仁處理事情?

常常要看臉色辦事?

以防弊為基礎設立的運作結構?

還是……。

甚麼樣的狀況是有獨立的寰宇家庭空間?

給予清楚的目標?規範內自主,給予做事的空間?

還是以核心價值交付責任,啟發能力與成長?

還是以願景、使命激發自覺與承擔?

還是……。

媽媽甚麼事都安排好,小孩子無法獨立;主管甚麼事都能幹,部屬不負責任。

「屋簷」伸太長,一片好心變成為富不仁,「獨立小寰宇家庭房子」?卻變成最受歡迎的人,這中間的差別值得我們深思!

為善的本質是甚麼?

領導最終的目的是甚麼?

為善與領導共通處又是甚麼?

只是解決眼前的問題?

還是協助人獨立站起來,還他一個真真實實的人來?

所以領導,不能只是注重事情表面的完成,也不止於問題的解決,更重要的責任是「啟發同仁夥伴的能力,還給同仁與夥伴一個真真實實的人來,要當教練不是當主管」。

2016年10月27日星期四

成功的奧秘

成功的奧秘-創造出更大的價值
香港是一個十分發達的商dermes 投訴業社會,幾乎每一個人都想賺大錢,但這種好運氣又是有限的,能夠實現這種富豪夢,畢竟只是極少數的一部分人。
而丁老頭就是其中之一。

雖說他不算是非常有錢的超級富豪,但也身家豐厚,尤其特別的是,這些財富完全是靠他在幾十年的時間裡,一點一滴慢慢積累起來的。

但無論財富有幾多,也戰勝不了人生最大的敵人——衰老。

幸好,他的兒子也已經長大成人,順利從美國一間著名的工商大學畢業,即將接手自己所開創的這間公司。

但如何將自己畢生的經驗,傳授給他呢?他陷於了沉思中。

幾天過後,丁老頭帶著他的兒子離開了公司豪華的辦公樓,來到了一片低矮破舊的街道。

望著兒子迷惑不解的神情,丁老頭說道:「你想知道我這dermes 投訴幾十年來,做生意的秘訣嗎?」

兒子的眼睛,立即露出一道亮光,他聚精會神的傾聽起來。

這時候,丁老頭就指著街道旁的一間狹小店鋪說道:「這是我開辦的第一間商店,也就從這裡開始,漸漸發展起來今天這間大企業。」

看著狹小的門面,兒子的臉上露出更加疑惑的神情。

這也難怪,誰會相信,一間如此之小的店面,能發展成為一家跨國公司。

「你知道一斤芝麻賣多少錢嗎?」丁老頭開始問道。

兒子笑著答道:「在香港誰都知道,一斤芝麻賣7塊錢啊。」

「那一斤黃糖呢?」

「嗯,最多也只賣到3塊錢。」

「那一斤芝麻加上一斤糖,值多少錢呢?」

「這還不簡單,一斤芝麻加上一斤糖,正好等於10塊錢。」

兒子的臉上露出了微笑,他心中的疑惑更深了,.為什麼父親dermes 投訴會用這樣簡單的數學題來考自己呢。

但丁老頭搖搖頭說道:「不對。」這一個結論,讓兒子目瞪口呆,難道這麼簡單的數學題,自己都會算錯。

丁老頭接著說道:「如果你做芝麻糖來賣,一斤芝麻加上一斤糖,就可以賣出20塊錢,其實做生意的秘訣就在於此,你只要將不同的東西,按照人們的需要組合起來,就能創造出更大的價值。」

到這時,兒子才恍然大悟,也才知道爸爸為什麼能從一間小店面,發展成如今的規模,其實都遵循著這樣一個簡單,卻又有效的道理。

其實成功的秘密,也大都如此,說起來似乎非常容易,只不過,往往需要人們持之以恆,付出辛勞的汗水,才能獲得最終的成功。

2016年10月26日星期三

皮鞋的由來

很久很久以前,人類都還赤著雙腳走路。

有一位國王到某個偏遠的鄉間旅行,因為路面崎香港護眼中心嶇不平,有很多碎石頭,刺得他的腳又痛又麻。

回到王宮後,他下了一道命令,要將國內的所有道路都鋪上一層牛皮。

他認為這樣做,不只是為自己,還可造福香港護眼中心他的人民,讓大家走路時不再受刺痛之苦。

但即使殺盡國內所有的牛,也籌措不到足夠的皮革,而所花費的金錢、動用的人力,更不知凡幾。

雖然根本做不到,甚至還相當愚蠢,但因為是國王的命令,大家也只能搖頭歎息。

一位聰明的僕人大膽向國王提出建言:「國王啊!為什麼您要勞師動眾,犧牲那麼多頭牛,花費那麼多金錢呢?您何不只用兩小片牛皮包住您的腳呢?」

國王聽了很驚訝,但也當下領悟,於是立刻收回成命,改採這個建議。據說,這就是「皮鞋」的由來。

想改變世界,很難;要改變自己,則較為容易。

與其改變全世界,不如先改變健康減肥自己--「將自己的雙腳包起來」。

改變自己的某些觀念和作法,以抵禦外來的侵襲。

當自己改變後,眼中的世界自然也就跟著改變了。

如果你希望看到世界改變,那麼第一個必須改變的就是自己。
「心若改變,態度就會改變;態度改變,習慣就改變;習慣改變,人生就會改變。」

2016年10月19日星期三

那個被我丟棄的傢伙

那個被我丟棄的傢伙叫狐狸,如你所知,它是一條狗。它至少被我丟棄了兩次。
初春的一個週末,我睡了一個懶覺起來,拉開門,蜷伏在簷下我鞋reenex cps價錢子上的它坐直了身子,很無辜地看著我。一身黃毛髒兮兮的,還帶著一點嬰兒肥。哪里來的小狗呢?我用掃帚趕它,它坐著身子,有點死皮賴臉。拎起它拉開院門時,發現門洞外趴著同事家的大黑狗,原來小狗是被大黑狗攆進我家院子的,它把我家當成了避難所。我幫它把大黑狗趕走了,它卻依然不走,亦步亦趨地跟在我的腳邊,好幾次差點把我絆倒。我知道它肯定餓了,早餐勻一半給它吃了。初春也還有點冷,我在簷下鋪了一件厚衣服讓它睡。
我喜歡一切幼小的動物,喜歡它們的呆萌和天真,但我是葉公好龍,只喜歡微笑著站一邊看,不喜歡去伺候。何況我住在校園裏,不能養狗。雞鳴狗吠,有礙校容。我給這個新來的傢伙取名叫狐狸,養了兩天,週一學生來上課,放學時我找來一個男生,把狐狸交給他,叫他把它帶到村莊裏或者菜市場,要把它帶得遠遠的。
到了週三,午後,我出門準備去教室。不遠處我看見了它,正神情疲憊地朝我走來,好像長途跋涉過一樣,四只腳如同穿了四只半筒泥靴。看見我它竟然搖著屁股奔過來,歡天喜地的,像見到久違的親人,竟沒有一點埋怨和委屈。我有點內疚,也有點可憐它了。自此,它便在我家走廊上安營紮寨,一點也不把自己當外人。這個記reenex cps價錢吃不記打的傢伙,我對你又不好,幹嘛要賴上我?
我是一個生活能力較差的人,吃飯常常是對付了事,一日三餐沒有規律,我偶爾想起狐狸,才給它一些剩菜剩飯,它自力更生地活著,也很快長大。栗色的毛髮油亮光滑,在汪星人的世界裏,它應該也算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大美人了。
狐狸投奔我實在是遇人不淑。卻硬是把我當成了它的主人,每天我進門出門,它不厭其煩地迎來送往,每天傍晚我散步時它都顛顛地跟著,儼然一個忠心耿耿的保鏢和僕人。
再次丟棄它不是因為它把我晾曬的鞋子銜得到處都是,也不是因為它夜晚風吹草動就亂吠影響了我的睡眠,而是媽媽家的狗被人藥死了,鄉村人家養了成群的雞鴨鵝,急需一個看家護院的幫手。
狐狸毫無防備地被我塞進了一只大大的蛇皮袋,我叫了一輛麵包車把它帶到了媽媽家,用繩子把它拴在雞圈旁,它夾著尾巴站在那瑟瑟發抖,眼中盡是委屈和乞憐。我走後媽媽打電話告訴我,說狐狸絕食。又過了幾天爸爸打電話過來,說這條狗不叫喚,養著無益,叫我再接回來。謔,這個傢伙,還挺有個性的,不是絕食就是禁言。它鬧了一陣脾氣,慢慢也就接受了被丟棄的現實,隨遇而安了。
我再次回娘家已是兩個多月後。我走進娘家村子,汪汪,汪汪,遠遠地就聽見狐狸對著門前行人莊嚴地警告。吠叫的聲音突然停止了,它看見我了。撲了過來,卻被繩索重重地拽回,它仍然不斷地撲過來,口中嗚嗚有聲,抑制不住喜悅和興奮。我走過去,它俯首,搖屁股,打滾。我解開它的繩子,它便撞我的腿,舔我的手,興奮地扭著秧reenex cps價錢歌。它一點都不計較我對它的兩次丟棄。
我走時,它搶在我的前面跑,我呵斥它,往媽媽家轟它趕它,它裝聾作啞,得意洋洋地跑在前面。村口有一條鐵路,它就在鐵路上站定等我。我跨過鐵路時,它倒是沒有再跟著我,站在鐵路上注視我走去。我回頭,它還站在那。我罵它,說火車要來了,還不快回去。它好像聽懂了,一轉身跳下鐵路,回我媽媽家去了。
它的身影看不見了,我還在那裏站著看它,有淚在我的臉頰滑過。

2016年10月17日星期一

淡品孤獨

孤獨,意味著說不清的淒清和惆悵,並不是芸芸眾生喜歡的。相反,倒是人們極力躲避和排遣的。人是群居動Pretty renew 呃人物。只要有條件,有能力,世人總想擺脫這種無依無靠的窘境。常看到街頭巷尾的老人即使曬太陽,也要紮堆兒。老頭老太坐在小馬紮上,或有一句無一句地閒聊家長里短,或撲克牌打得熱火朝天。他們佝僂,混濁,皴裂深重,熱量日衰,更需逗樂取暖吧。尋常的街景裏,凸顯著暮年的衰微,卻有著歲月的悠然與靜好。
“有朋自與遠方來,不亦樂乎!”一個人走向另一個人,一顆心走向另一顆心,二人同行,二心貼近,是孔子對“仁”的牖啟之一,通透著友朋遇合,歡樂開懷的至境。
還是懵懂年月,我對紅極一時的公共話語就不甚了了,什麼“戰天鬥地,其樂無窮”;什麼“立場堅定,旗幟鮮明”等而。它們過於堅硬,缺乏情感,縱使潮起潮落,仍是雲走風過。我,惟偏愛耳熟能詳的詩句“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尤其心儀後兩句:“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這,半是明亮半是憂傷的詩句,蘊含著那個年代裏奇缺的纏綿,將我心浸潤得水樣柔軟。仿佛看到詩人用真摯的情絲,織就了一條絲綿圍巾,纖塵不染地飄往天之涯,地之角,溫溫地暖著山重水複的歧路,心卻不受時空阻隔的知己,對這風情萬種的至美,充滿了期待。
那時,初唐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在少年青澀的心裏可是了得。我與同學、朋友總愛互送些小禮物,因囊中羞澀,大多是幾分錢一本的筆記簿。常常將“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作為贈言,一筆一劃隆重地寫在扉頁上。我們並不明瞭知己的真實涵義是什麼,只是憑著稚嫩的衝動,誇張地互為知己,欣欣然,陶醉其中罷了。
光陰如水,轉眼就是向晚。此生雖愛獨往獨來,卻拒絕孤獨。許多的物事我可以不在意,可以說“不!”,卻不能拒絕來自他人的一點點暖意和溫情。被關注,別追隨,被念想,被慰籍,就感覺好快樂好幸福。來自他人的一朵贊許的微笑,一個友好的眼神,帶有熱度的一句話語,總讓我心潮湧浪,激情飛揚。
這與一段特殊的經歷有關。
小學四年,我從農村小學轉到廠區子弟小學後,飽嘗了孤立的苦不堪言。班級幾十個同學形成了一個壁壘森嚴的圈子,他們在裏面有說有笑,你來我往,即使慪氣翻臉,也讓我羡慕不已,畢竟有一股活氣在裏面。唯我這個異己,沒有一個同學願意和我同行半步,也沒有一個同學願意和我一起做遊戲。每天,我像小老鼠似的,怯怯地縮小著自己的身體,就連呼吸也不敢徹底放開,影子般悄無聲息地飄來飄去。夜裏常做恐怖的夢,驚醒時,心狂跳不已,冷汗淋漓。小小年紀,每天臉上都掛著孤寡者特有的落寞神色,未老而先衰,蒼白而慘澹。
多少年後,小小少年,噩夢般的孤獨,仍是我心裏永久的鬱結,揮之不去Pretty renew 呃人的痛點。
任何生命都離不開陽光,任何心靈都離不開溫暖。有了一段悲慘的境遇,即使後來融入生活主流,一路較為順風順水,我仍見不得別人被孤立。哪怕她是緋聞的熱點,哪怕他是愚呆的弱智,哪怕自己被無端劃為這些人的同類。眾目睽睽,我也會真心地與他們交往,將綿薄的暖意傳遞。因我知道,被怒海狂濤圍困的孤舟裏,縱然有一棵脆弱欲折的稻草飄來,也會給厄運者以鼓舞和希望的。有時候,攜帶一個人的體溫,不足稱道的話語、面容、眼神、舉動,竟會神奇地改變了另一個人的命運呢。
難道一個人,或天生缺陷,或偶爾有錯,抑或有罪,人們非得決絕地與之有意疏遠,甚至劃清界限,勢不兩立嗎?
我,實在不願意仿佛沒事般,在劃定的界限這邊冷漠觀看,甚至落井下石。如此鐵硬,給受傷的心再撒一把鹽,我,終究於心不忍。因而,就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傳情送暖,向既定的圈子發起了挑戰。並對同流合污一詞發生質疑。
同流,果真就合汙嗎?這樣的邏輯,是否有悖人性,在意念上需要悖逆,甚而顛覆?
很早,就喜歡柳宗元(唐宋八大家之一,世稱柳河東)的“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不時吟詠柳河東的《江雪》,精短的詩句氤氳成水墨,在眼前勾勒出一幅千年前的古畫。 蒼茫空曠的冰雪世界中,銀裝素裹的千山,沒有一只鳥兒飛過;無數條通向遠方的路徑,也沒有一個人行走其間。只有一個身披蓑衣,頭戴斗笠的老翁,孤坐在一只小船裏,靜然地垂釣一江寒雪。身處孤寒之界,卻我行我素;足履無人之境,卻處之泰然。純粹到極致的孤高與寂寥,若定與雍容,將我完全地吸入其中。
天之高,地之廣,人之孤,情之幽,相互交匯,又相互反襯,更增添了孤絕的濃郁,也反襯了胸襟的闊遠。仿佛整個世界,只剩下獨守一江寒雪的孤寡之人,連鳥的翅膀都沉潛到地老天荒的時光盡頭了,最深的,最苦的孤獨,莫過於此吧;最幽的,最靜的情境,也莫過於此吧?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境界和氣格呢?
隨著年齡的不同,對此的認知,也是不斷改變的。最初,只感覺其中彌漫著深廣無邊的空曠、孤苦、悲淒和酷寒。而今,暮色蒼茫,貌也滄桑、心也滄桑。在歲月悠遠的清簫裏,聆聽到了梵音禪語,我感悟了隱匿其中的深意。
想來,柳河東被貶至苦寒之地,最初,士為知己者所用的家國情懷,定使他如困獸左沖右突。
一個人孤苦伶仃地漂泊荒蠻之地,身邊再也沒有一個可以說上話的人,久之,不發瘋才怪呢。
這樣的孤獨,真的不是我等俗人能忍受的。
柳河東決非常人也!孤絕中,漂泊無期的靈魂,日復一日地,與大自然相親相伴,詩人打開所有的觸覺,精廣地吸納日月精華,遂將來自於世事人心的冷寒,一點點化解,蛻變,昇華為溫馨暖意,孕育並綻放出,芬芳絕俗的花朵。
想來,能療治一個人心病的,最好的去處與環境,莫過於風吹山林,月映江河的大自然了。
一個人若將自己完全融入大自然的懷抱裏,這時,什麼抱負啊,作為啊,功名啊,糾結啊,全然不在Pretty renew 呃人腦海裏。只有親密地擁抱銀色的遠山,冰封的江河,無垠的寰宇,獨享悠遠、晶瑩、靜謐、清寧。天地寂寥,唯有山月與孤思相伴;世事無常,唯有風聲與獨行和絃。
世界上,還有比這更遼闊、更曠達、更悠然、更自如的嗎?一個人瀟灑地獨釣山河大地時,多麼灑脫放達啊,堪為獨舞天地了!俊逸的風神,氣格的萬象,暗合著老莊的大從容、大自在、大逍遙了。
實際上,當厚厚的堅冰覆蓋了大地山川,漫天的寒雪盡絕了飛鳥的羽翅之時,那些深潛在冰層下麵的魚兒會消失殆盡嗎?那些自生自長的樹木、野草會連根死去嗎?那些燃燒的詩心會沉淪於黑暗的深潭,永無蓬勃的破覆嗎?春的暖流不正在雪峰間、冰層下汩汩突行嗎?
高貴的性靈啊,讓漫天的寒徹與孤苦,蓄勢待發,脫胎換骨,不用多時,就蛻變為盈盈春水,一路歡歌,流向無限遼闊的遠方,激蕩著初心不死,蓄芳盈綠的心田。
絕非尋常的意境,年復一年,照徹人間。千年以後,這詩句和畫面還鮮活著,震撼、撫慰、溫暖、提升我脆弱的心魂。
“千山萬徑寒在外,孤根一點暖在內。” 有了天地的涵養和堅定的信守,就有了照亮人心的風骨神韻,從遠古晶瑩到現在,供我們仰望,沉思和自明。
達人悲人悲世而不自悲,傷情傷心而不凋零。遂將孤獨,昇華為一種絕美的情殤。
孤獨者煥發著關乎風骨的生命氣格。
一座峰巒,穿越千年,令我仰望。

2016年10月16日星期日

生譬洋荷逝做深海

1989年,我坐飞机抵达荷兰,挪威与荷兰相隔北海,直线距离398千米,沿线可以看到黑色的海鸥单飞。从小生活的荷兰与印象中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再来时,这里不再是地图上的一个标注更像是我的生命,我人生中所有与爱的篇章终结在这里。有人问我我的爱情是什么样子,我脱口而出他的名字,然而,一切早已面目全非,似南柯一梦,有始无终。
紫色郁金香的花语是无尽而绵延的爱。
我是在库肯霍夫花园长大的,爸爸是花园里的花匠,每天照看着各种各样的花,从小我就穿梭在五颜六色的花丛里捉斑斓的蝴蝶,丽娜送给我一个漂亮的玻璃瓶,她告诉我这个瓶子可以盛放我的秘密,如果有什么秘密就可以告诉瓶子不用害怕被发现。丽娜是花园里的女佣,爱慕我的爸爸很久,她很漂亮也很温柔,灰蓝色的眼睛就像星空。只是,我不喜欢她,不是因为她喜欢爸爸而是因为这是对最亲近人的忠诚。爸爸说,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而危险的女人。虽然从出生直到现在我从未见过妈妈,但是她是我最亲近的人。
我曾经问爸爸,妈妈去哪里了,他只笑不答。后来,我也不问了,这就是我们家的人惯性传统,对于未知的事情不去过分好奇也绝不任性揣度。
1964年,十八岁,我遇见了他。遇见任森那一天,园子里正在举行花展。
世界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客人们说着不太纯正的英语,从培育品种到种植时间爸爸一一解释不厌其烦,我闲着无事在花园里四处溜达,远处的丽娜穿着臃肿的衣服端着水果和红酒奔忙在一片呼唤声中。我拖着病重的左手跑到小河边,河畔的大树林立在一簇一簇的郁金香旁边,是的,我是个有残缺的人,我的左手天生没有感觉,像个包袱拉扯着我的心脏,爸爸告诉我,妈妈也是这样的人,他说只有遇见我真心爱的人左手才会慢慢恢复感觉。河水十分清澈,我拿着铁铲来到岸边挖出那个小瓶子,“妈妈,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爸爸昨天喝醉又在念你的名字。”说完我扣上瓶塞又埋了回去。
“你是傻子吗?对着瓶子有什么好说的。”我猛地回头,一个如画少年站在身后对着我挑眉,我站了起来,不想搭理他,避开他转身离开。
原以为他只是一段短暂剪影没想到他却成了人生的停泊,悄声无息的进入生命残忍到无法抽离。
再见他时,我正被一群荷兰女孩拦截在街头,她们不是第一次这样了。熟悉的语气,耳熟的话语,一样的态度,同样的目的,再见不怪。淑女打扮的我在一群街头女混混的围堵中显得过分突兀,我依旧站着不说话,远处的蝴蝶在飞舞,或许她们被我的无视彻底惹怒,或许她们单纯想看我出糗,不知道是谁先伸手推的我然后她们一起推搡,我的身体被四面八方的力量支配,我趴在地上,手指深深陷在泥土里。
“你倒是说话啊,你求求我们啊!”为首的金色女孩大声说道。她的手臂上刻着黑色郁金香的图案,黑色花瓣拥着白色花蕊,诡异而高贵。
我趴在地上,一言不发,身上的疼痛大多是短暂而没有感触的可是心里的痛却是永恒而拥有记忆的。
谁也无法改变我妈妈婚内出轨成为第三者的事实。这是我偷听了爸爸与丽娜的谈话知道的。可是,我一直假装不知道,和爸爸一样无法相信既定事实,无法相信自己心目中的念想是千万人口中的笑柄。
是的,我妈妈抛弃了我和爸爸,跑去当了富人的第三者。而我顺理成章地成为女混混口中的小狐狸,她们说妈妈就是一只大狐狸而我是她的女儿自然就是小狐狸。
我无法也无力辩驳,内心无法原谅妈妈也始终排斥自己,还有天生的软弱。
女混混们见我不语,开始变本加厉起来,我的脸不知被谁掌掴了一下,一瞬间的疼痛拉回了我的思绪,我以为还有第二下或是很多下,但一道身影遮住我面前的阳光,女混混们住了手,后来警察将她们带走。任森想扶起我但是我很快又趴在地上,我吃痛地捂住胸口,他再次扶起我我还是趴在了地上,他一脸茫然,我抬头看着他,我哑然,他拉的是左手。看见他茫然无措的样子,那眼神生生在心上划开口子,我愤尽全部力气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离开。粉红色的连衣裙沾满了土,我跑到好朋友米露家换上了她的衣服,米露摸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拥在她的怀里小声啜泣,我知她是真心待我,所以我一切的秘密她都知道。
从米露家出来已经傍晚,路灯下面立着一人,昏黄的灯光打在那人身上,我低着头细数脚步,那人走到面前来时我才看清,是任森。他一脸委屈,拿着化了的冰淇淋,嘟着嘴巴,长长的睫毛缀着光,我依旧没有搭理他,径直撞开他,头也不回走掉。
别人可以嬉戏,玩笑,拥抱,无所畏惧,经历青春回忆过去,而我只能暗自躲在阴影里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所以,不许奢求更不去打扰。任森,你是我无法睁眼容纳的阳光。
我原以为对他不理不睬可以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他竟然越挫越勇。
早晨去学校,他在花园门口等待。我抬眼时,他微笑说声嗨转眼就消失。
他作为转校生来到我们班级时,我厌恶地别过头,那一瞬间我看见女混混的首领瑟琳娜眼神中对任森流露出的异样情绪,就像她手臂上的黑色郁金香,诡异极了!
体育课他站在我的旁边,不说话就看着我傻笑。眼睛闪闪,梨窝陷入两腮。
回家,他尾随身后,讲着幼稚的笑话,空气中他的笑声刺痛着耳膜。
每天,都在重复这样的画面。
在他再一次的尾随的路上,我停住脚步,转身瞪着他,怒声道:“你真的是莫名其妙,从那一天见面我就知道你绝非善类抑或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任森皱眉,道:“我还以为你会一直不理我呢,怎么,我厉害吧!”我无心听他玩笑,目的,总有一天他自然会告诉我。
学校开始疯传谣言,说任森喜欢上了小狐狸。我自然不去理会这些捕风捉影的消息,可是看见任森享受其中的样子我竟然想戳破这种讹传。
然而,一切未来得及,我就等到了瑟琳娜,那个我最无视的女生。
“你最好离任森远点,我喜欢他,你明白的。”瑟琳娜挑眉道,她摸着我的眉毛冷笑道:“小狐狸要小心,遇见猎物可不要变成狐狸精啊!”我的心狠狠抽搐,是啊,我的妈妈,我残败的家世,还有残缺的我,一旦触碰阳光便会变得卑微至极。我当真不愿的。
我对视瑟琳娜,点点头,她旋即明白我的意思,转身走开。
我开始翘课,不让任森找到我。一次次的悄然避开,一而再再而三地辱骂,我开始有意无意地与街头流浪的男孩子交往,在他面前与其他的男生搂搂抱抱。每次他都以极其强硬的态度拉开我,我开始麻木,终于在街头混混的询问下我茫然地点头。我清楚记得那个下午,瑟琳娜拖着血红的腿抓住我的衣领,怒声斥骂我,怎么可以答应那些人殴打任森,她挥手,我趴在地上,一瞬间我的左手隐隐作痛,直到她离开,我的脑袋还是毫无意识的,那些人打了任森?怎么会!我知道那些人的狠戾,一旦出手,非死即伤,就像非洲草原的狮子,如果被其他雄狮侵犯领地势必会将闯入领地的雄狮杀死。
怎么办?我一遍一遍问自己,他受伤与我有关,我应该去看看,可是,我不能破了自己的戒,我捂着胸口,那里似乎淌着血,不断涌出又不断干涸。
就随心一回吧,我嗫嚅道。
任森浑身缠满布,像行走的木乃伊,拄着拐杖不停地对我笑,每次他看向我的眼神都溢满温柔,无论怎样不堪的我都抵不住要遁出原形,泪水不断从眼眶流出,我站在病房门口呆呆地望着他肿胀的脑袋,心疼难免而愧疚则占为其上,本想转身走掉他却从身后抱住我,他轻声道:“以后让我们一起保护你自己,好不好?”我身体一震,恍惚之间看见了瑟琳娜一瘸一拐的背影。自那以后,在行为上我接受了与任森的亲近,与他并肩行走听他讲笑话大笑吃掉他手上化了的冰激凌。
在我收到他精心准备的花后心就开始无法禁锢了,或许一开始心就打开了。那天,任森载着我去了很远的地方,坐在他的后面可以看到他的汗水直直流下,衬衫紧紧贴着白皙的皮肤,衣服散着阵阵花香,他偶尔回头,对上他的目光,我猝不及防。花摆满了整个庄园,庄园的中央,由花组成的圆柱体异常温馨,我缓缓走到那里,突然,圆柱在变矮,花一层层散去,只剩下一个平台,赫然刻着几个数字,回头,任森一连串的动作让我潸然泪下,8023,“微笑,零,剪刀手,三”等于LOVE,爱。总以为这世界会将我搁在尽头没想到我的世界不是所有人而是两个人。
一切都上演的太快,我成了任森的女朋友。我们也即将去游览全世界。是的,我的梦想就是去看看外边未知的世界,或许能与妈妈相遇。
1968年的约旦古城——佩德拉不为人所知,那时来来往往的都是前往古城朝拜的教徒,《圣经》中的“塞拉”指的就是这儿,在阳光的沐浴之下古城闪烁着斑斓的色彩,我和任森端坐在教徒们的身后默默祈祷,偶尔对视微笑,偶尔各自认真,我们各自捧着带着美好祝福的蜡烛放在石头之城的前面,千万的烛火照耀着每个人,我们在人群里放声大笑牵手舞蹈。回到旅馆,我问他在古城里祈祷了什么,他坐在阳台上看着漫天繁星不语,我躺在床上很快睡了过去,后来他说了什么我全都没有印象。
卡普兰奴吊桥悬在森林之上,任森在前面紧紧拉住我,我告诉他不用紧张,他脸色苍白,一如既往地微笑,明明自己害怕的要命还安慰我,我享受着被他从头牵到尾的过程。原以为我们走完吊桥会前往下一个地点,但是临行之前任森突然提出要再去走一次吊桥,我问他为什么,他俊美的脸颊微红,吞吐说道:“身为男人,昨天我太丢人了,我要••••••”我放下行李箱大笑。
这一次,他在桥头我在桥尾。我们互相走到对方面前,如果彼此都不害怕并且成功相遇则说明是真爱,那么彼此要对彼此忠诚,不隐瞒。任森提议道。
我在桥尾微笑望着任森,他向我挥舞手臂,我用口语说开始吧,他点点头。我以为我们能相遇然而在接到爸爸电话的那一刻,我丢下了他,转身跑掉,买了荷兰的机票。
爸爸结婚了,新娘是丽娜。我回去时,婚礼已经结束,人群已经散掉,只有爸爸跌坐在地上,我跪倒他身旁,我大声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说爱一个人要爱到无力吗,你还有力气啊,你还有力气啊,为什么不继续爱下去?啊?”爸爸抬起红肿的双眼,“丽娜有身孕了,我要当爸爸了!”我爬起来,一步一步走下去,脑海不停过滤掉那个深情固执的男人,那个捂着妈妈照片痛哭的男人,那个吻着母亲口红痛哭的男人,那个抱着我醉酒痛哭的男人,那个书写给母亲情书的男人,那个最无奈最痛苦的男人。爸爸,你成了我的回忆,你懂不懂。我丝毫忘却了与任森的约定,我不去想他,我再一次跌入深渊里。
我从花园里搬了出来,还有与母亲有关的东西也一并被我带了出来。我没有了家,家在哪里?
我搬到了一座小房子里,除了米露没有人知道。我想拖着自己病重的左手,孤独终老无所依靠。期间,爸爸来过一次,想必他是跟踪米露来的,他老了,完全失去了以往的俊朗。他拿着宝宝的照片幸福地笑着,我第一次看他露出笑容心里一暖,他像个孩子似的说着刚出生的小孩多么可爱,我偏着头泪就流了下来,爸爸见我没有什么动静,想要离开。走到门口,他说,人不能活在痛苦里,我们应该给自己一个面向幸福的机会也应该给故人一个离开回忆的机会,这样对所有人才会有一个最好的交代。我们总要去爱别人也要被别人爱,既然我们为爱缠身那么也要为爱释怀,一个人总归孤单,找个人总能占据一点温暖,不要害怕失去,不要害怕难堪,时间总会给你最好的,只是那最好的往往是最慢的,很多人不快乐是因为他们总觉得人生很短晃眼就过,真正幸福的人,总觉得人活得很长,挫折吹起的应该是嘴角,快乐的活着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度假方式,只是这假期就是你的一生。爸爸的话飘荡在整个房间,他在听,我在听,像是内心的独白一下子揭露在最抵抗的现实里。我想了许多,一切就是那么透彻,我想我应该释怀,应该快乐,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恩慈。
然而,我完全没有料想到结局,或者这个剧本从一开始我都是局外人。
那天晚上,浓烟呛醒了我,四周疯狂的火舌烧灼着我的双眼,如血的大火诡异而恐惧,我迅速披着床单四处逃窜,门被人从外面狠狠锁上,脑海闪现出不好的想法,我疯狂地大声呼救,最后我晕倒在门前。直到门被撞开,我滚到一边,余光中瑟琳娜拖起我向门外移动,原来不是她。我清醒的那一刻,瑟琳娜举着手趴在Reenex 好唔好我的旁边,她的额头有个洞,不断有血喷出,她的身上压着木头,脚已经烧焦,还有火在向身上蔓延。瑟琳娜微笑地看着我,“奥安,快走。记得我,一定记得我。”说着,她举起绣着黑色郁金香的手向我微笑,我抱住她,丝毫不想离开因为我也想葬送在这场大火里,她推开我,嘴里吐着任森两个字,我猛然一惊,她点了点头瞪大眼睛,我旋即点头,快速跑出房子,一直跑一直跑,拼尽力气奔跑。
米娜,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放的火吗?现在,警察应该将你带走了。
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弄清楚。那就是,任森。
黑色郁金香的含义是为爱而生。瑟琳娜为了救任森爱的人可以牺牲自己,虽然她以前经常伤害我但是我知道此时此刻我要还她一个公道。现在的任森是她以前爱的那个人吗?还是我之前爱的那个人吗?真相是什么?
我跑到任森住的庄园,他站在门口想必已经等我很久了
还是同样温柔的眼神,可是此刻多么令人骇然。他向我伸出双手,我倒退一步,大声呵斥道:“你不是任森,你还要隐藏多久,你到底是谁?”面前的男人大笑起来,露出狡黠的眼神,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尽管他将自己隐藏的那么完美可是美中不足的是人的心会将自己出卖,你以为内心的邪恶不会从眼神中流露出来吗?男人推开庄园的门,示意我走进去,见我不动,说道:“难道你不想见你的任森吗?”我一顿还是跟着他走了进去,他领我走到一个小盒子前,恐惧害怕包裹着我,我颤颤巍巍打开盒子,熟悉的容貌,熟悉的微笑,熟悉的微笑,那才是我爱的人。
“任森死了,在你离开吊桥时他就跌落下去了。”心脏瞬间泛疼,我拿起照片,无力跌坐在地上,任森,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离开你,我不该抛下你的,不该的,不该的,“其实在交往时他就已经生病了,心脏病,那时陪你去旅行我制止过他,可是他太执拗,至少对你的事情他一直是这样的。”我惊讶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知道为什么他对你如此执着吗?是受故人之托。而那位故人就是你的母亲,我恨你的Reenex 好唔好母亲,恨任森,更恨你。任森和我是孪生兄弟,我们是流浪儿,我叫任深。我们八岁那年被你的母亲收养,成了她的徒弟。那天,在广场上,一个占卜的吉普赛女人走向我们给了我们面包和火腿并带走了我们,我们每天跟着她端坐在广场上占卜,她披着巨大的红色斗篷,只露出深邃的双眼,我们跟着她学习占卜和歌舞,可是你知道吗她不许我们离开不许与别人接触否则就要挨饿。后来,她带着我们回到荷兰,我们去了花园,你站在一片花丛里像个小公主那时的我们第一次看见那女人流泪,她抓着栅栏放下围巾,原来你是她的女儿,因为你们如此相似。后来,一个女人抱走你,她似乎发现了我们。***妈带着我们很快就离开了,可是从那一天起我和任森都喜欢上了你,我们期待着下一次去见你,可是没有下一次了,那天你母亲占完最后一卦把我们叫到身边,她摊开手掌,掌心里有两个木签,她告诉我们有一个签上写着留,如果谁抽到留就要留下来完成一个使命而另一个就可以获得自由,我不愿意留下任森是知道的,后来我抽到了留,任森离开,你母亲拿出一个木匣子后就死了,她给自己配制了没有解药的毒药。后来,任森和我换了签。我离开,任森去完成使命。”他停下来望着我,眼中满是不忍。
“谁能想得到,那使命就是守护你。我知道后十分懊恼,可是没有办法,这就是命。任森去了荷兰,那时的你性格孤僻还经常受人欺负,他暗中保护你,可是你不领情。后来的后来,你也知道。那天他找到我,说他得了心脏病,没有多长时间了,希望我代替他照顾你。那时,我恨起你。如果不是你,或许我们都是自由的,或许我们都在各自向往的地方生活,最后,我和米娜密谋要烧死你,可是•••••••”听完一切,我失声痛哭,抱着头,抛弃了所有桀骜忘却了所有不安,终于在这个让我窒息的世界找到一丝亮光。原来真相是这样的,我的妈妈竟如此卑微地爱着我,任森,任森,果然不出我所料,他是妈妈派来的。
那一天,我的心剧烈撕裂又重新愈合。像是在银河跌落的星星,越跌越远,越远却越心安。
后来,任深离开了庄园,我也离开了荷兰。故事终将落下帷幕!
我去了我们以前旅行过的地方,一个人完成了未完成的旅行。我把任森的照片放在了瑟琳娜的墓前,任森,你应该和一个爱你的人在一起,白头,至死。
任森,对不起,我不爱你。
我的心不会欺骗我,任森在我的心上无法掀起波澜。我知道谁才是我的真爱,任深。
米露告诉我,我的妈妈是真的十分爱着我们。吉普赛人是不许与外族人结婚生子的,为了保护爸爸的生命,她宁愿背负骂名离开也绝不让爸爸受到伤害,这样勇敢也同样决绝,在爱情面前妈妈勇敢的像只火烈鸟。原来,这就是世界上最美丽而危险的的女人,这就是爸爸用全部力气去深爱的女人。其实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那天挨打的人是任深,那天抱住我的是任深,那天在吊桥上的也是他。任森是在那天住在佩德拉的旅馆的夜里离开的,那天晚上,繁星点点,他收拾了行李箱,站在我的床边道声晚安后就离开了。我没有睡着只是假寐,他的话我都听到了,他说,奥安,你喜欢的不是我,这点你是明白的,我只想好好爱你,以一个完全善良的方式借一颗博大的心收纳你这个小贝壳。看星空,你就像那一颗最亮的星星,而我只能做它旁边的星星,距离近,所以你我之间不会是爱情,我选择放弃,这不是Reenex 好唔好溃逃而是开始。希望你会幸福,我会去全世界看看醉心的风景顺便也看看与岁月失散的自己。
任森知道我爱的是任深,所以他选择成全,他没有死,他希望用欺骗的方式逼出那个真实面对自己感情的任深。所有的一切自有定数,我知道,任深与米娜的密谋根本就是他自己的编造,瑟琳娜的营救不会平白无故,一切都是任深,是他通知了瑟琳娜。
任深就像深海里的星星,不愿沉底也不愿浮出,他需要的是时间,是分离。所以,我离开。给彼此最好的空间,去看看那个灵魂深处像个独角小丑的自己,等到我们裂开身上层层包裹的重壳爬出那个自我设定的禁区,爱自然裹挟着美好到来,我坚信,坚信。
1970年,我离开荷兰,只身前往挪威,并且在爱丽森定居。在镇上教孩子们画画,画天空,画星星,而我只会用左手画,因此镇上所有的人都叫我左老师,镇上的孩子们问我为什么不结婚,我告诉他们,我在等待,等待一个人。
九年后,我等到了他的死讯。以及漂洋过海的一封信,那是任深向我书写的情书,随信附赠的是一枚戒指。我一直珍藏着它,直到现在,远至以后。这不是迟到,在等爱的路上,永远都是时刻准备。
他为了救溺水的孩子永远葬身在那片深海里。
十年后,1989年,我从挪威抵达荷兰。再一次来到花园,挖出那个玻璃瓶子,对它说:“任深,你什么时候回来?喝醉酒的我又在念你的名字。”说完又埋了进去,只是,转身以后,再也没有人从我身后蹿出,对我再说一句对着破瓶子有什么好说的,没有了,没有了。
1989年,我回到荷兰,陈绮贞有首歌唱到,我旅行的意义就是你。只是没了你我应该停留,应该为我们的爱情守住回忆。后来我定居在荷兰。我坐船来到任深栖身的那片深海,举起左手,他送我的戒指醒目地套在手指上。
我失声喊道:“时间不算武器,它划伤我们的交集,却留下爱你的勇气,我不知道我会活多久,但是爱你就像呼吸,是呼吸,呼吸,你在,我活。”
紫色郁金香的花语是无尽而绵延的爱。原来,一切自有时间安排,还好我在!

2016年10月11日星期二

心若一動,淚就千行

當人在最悲痛、最恐慌的時候,並沒有眼淚,眼淚永遠都是流在故事的結尾,流在一切結束的東芝 冷氣機時候!而人是可以快樂地生活的,只是我們自己選擇了複雜,選擇了歎息,選擇用最淡的心事,去詮釋坎坷的人生。對於過去的一頁,能不翻就不翻,翻落了灰塵會迷了雙眼。人生短短幾十年,不能給自己留下什麼遺憾,想笑就笑,想哭就哭,該愛的時候就去愛,無謂壓抑自己 。 記住該記住的,忘記該忘記的。改變能改變的,接受不能改變的 。既然做了,無謂後悔: 因為 後悔是一種耗費精神的情緒,後悔是比損失更大的損失,比錯誤更大的錯誤,所以不要後悔 。
  其實人總是珍惜未得到的,而遺忘了所擁有的 。從以前那個朝思暮想的筆尖少年、在絕城的荒途裏輾轉成歌,譜寫出的那一首首豪邁;從那個懵懵懂懂的少年、在校園的童聲裏忘卻所有,可是最終的結局卻唱給了別人。有時我會用微笑假裝自己不悲傷。但有時候,同樣的一件事情,我可以去安慰別人,卻說服不了自己。是宿命的悲、還是輪回的痛。我目送沿海的日落、緊抱一個醉生夢死的枕頭、遊不出回憶卻學不會放手、怎麼走。此時的我是在等一個人、還是等一個故事。喜歡的歌、靜靜地聽。喜歡的人、遠遠的看。這不是我的信仰。我不會讓那一場盛世流年、變成是我守著寂寞而傷得窗口式冷氣機比較面目全非。
  有時候縱使我能把悲傷掩飾得天衣無縫。但當我在漫天風雪的回憶裏披荊斬棘時,我卻不知道你在哪一個的字典裏演繹皈依:為誰唱離歌、對誰說情話、給誰寫天涯,輾轉在誰的年華。難道此時的我只能徒手唱歌、曾是你彈奏的肖邦、寧願迷盲了我的雙眼。其實不然,如果有一雙眼睛為我流淚、我願意再次相信這個悲涼的人生。相信一個人最大的缺點,不是自私、多情、野蠻、任性,而是偏執地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至少我身邊的人是這樣。他們一路狂奔,渴望在擁擠匆忙的人群裏找到一個和自己相似的面孔,她有和自己相似的命運.可以在她的身上看到自己生命的參照,何去何從,不再那麼倉皇。因為彼此相依,在哪里,做什麼,都好....
  很久以後我回味此情此景,才知道這不過是一次“練習”而已。在甜語而脆弱的情感裏,我們都這樣不斷在“練習”,“練習”失去,“練習”承受,“練習”思念,在重複重複高高低低的預熱中,走向我們最終的早已既定的結局。染上了塵埃,等待一場風暴的洗禮。
  現在,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假如”,每個人的人生都不可重新設計。如果可以選擇的話,至少我不會用恨來結束窗口式冷氣機比較一段愛。因為“心若一動,淚就千行。”快樂要有悲傷作陪,雨過應該就有天晴。如果雨後還是雨,如果憂傷之後還是憂傷.所以只有自己從容面對之後的離別。微笑地去尋找一個不可能出現的她!
  “因為有些人說不出哪里好,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